<form id="fhprh"></form>

        <form id="fhprh"><form id="fhprh"><th id="fhprh"></th></form></form>

                最新資訊

                latest news

                您的當前的位置:首頁 > > 經典案例 > 正文

                【京潤勝訴】違法強拆后過渡費的賠償應當從強拆之日支付
                來源:   作者:京潤律師事務所   發布時間:2021-03-22 15:13:55    次瀏覽
                案情簡介 高先生在獨山縣某處擁有房屋一處,依法持有國有土地使用權證及房屋所有權證,高先生的該處房屋既有商業部分,也有住宅部分...
                案情簡介
                 
                        高先生在獨山縣某處擁有房屋一處,依法持有國有土地使用權證及房屋所有權證,高先生的該處房屋既有商業部分,也有住宅部分。獨山縣人民政府因實施棚戶區改造項目,需要征收高先生的房屋。針對該棚戶區改造項目,獨山縣人民政府批準同意了相關的征收補償方案,補償方案中規定住房按照800元/平米,商業門面按照9000元/平米的標準補償。在實施征收的過程中,因為補償標準與市場價情況相差較大,房屋征收部門未能與高先生達成補償協議。

                        2017年3月,獨山縣人民政府以河道治理為由將高先生的房屋強制拆除。經法院判決,確認了獨山縣人民政府的強拆行為違法。隨后,高先生依法申請國家賠償及提起國家賠償訴訟。一審法院參照補償方案規定的標準,上浮了30%對高先生的房屋判決予以賠償,其中過渡費按照補償方案規定的標準計算了3個月賠償,同時對于其他的損失一并判決了賠償。

                        一審判決作出后,高先生不服,楊高州律師起草了上訴狀,向貴州省高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


                審理結果
                 
                        貴州省高級人民法院于2021年3月9日作出二審判決,撤銷了一審判決,改判了一審結果。

                        在二審審理期間,二審法院向獨山縣住房和城鄉建設局發函詢問高先生房屋所在區域近幾年的房屋市場價情況。住建局向法院回復,住宅部分的價格2017年時為2098元/平米、2019年時為2280元/平米、 2020年時為2380元/平米;商業價值2017年時5863元/平米、2019年時5618元/平米、2020年時6235元/平米。

                        隨后,二審法院對于高先生被拆房屋的住房部分,參照該回復中確定的價格進行了判賠,改變了一審法院參照補償方案按照800元/平米上浮30%的標準賠償的結果;對于商業部分,因補償方案中規定的標準高于住建局回復的結果,依然按照補償方案中規定的9000元/平米上浮30%的標準判決了賠償。
                        而對于住房過渡費部分二審法院認為獨山縣人民政府拆除高先生涉案房屋,必然導致高先生,另行尋找房屋居住,由此將會產生相應的過渡費用。由于獨山縣人民政府一直未對高先生進行賠償,高先生尋找房屋居住的情況將持續存在,故過渡費應從強制拆除之日起計算至獨山縣人民政府完全支付賠償金給高先生之日止。

                律師說法
                 
                        關于征收過程中違法強拆問題,雖然法律禁止違法強拆,但實踐中卻是屢禁不止,時有發生。違法強拆之后,引發的國家賠償案件中,雖然近年來最高人民法院通過一系列的案例,確定了違法強拆后的國家賠償標準不得低于合法的征收補償標準。但是大部分法院依然會參照原有的征收補償方案判決賠償,部分會在補償方案確定的標準上進行一定程度的上浮,但即使如此,有時依然難以達到當地的市場價標準。

                        在本案的審理中,一審法院雖然參照原有的補償方案上浮了30%作為補償標準,但是因為原標準過低,依然難以彌補當事人的損失。二審法院在審理過程中,為了最大限度的保障被征收人的合法權益,通過發函詢價的方式,確定了相應的房屋市場價值,在詢價結果與補償方案規定的標準之間,擇較高一方的標準判決賠償,能夠有利于保障房屋被拆人員的合法權益。

                        在被納入征收范圍內的房屋違法強拆之后,引發的國家賠償案件中,因為國家賠償法規定只賠償直接損失,而過渡費是否屬于直接損失,過渡費的損失是否屬于賠償的范圍,實踐中不同的法院存在不同的認識。一般形成的共識,對因為征收補償應得的諸如過渡費、搬遷費、停產停業損失等均作為直接損失進行賠償,但是賠償的標準依然是參照補償方案,大部分是賠償3個月、或者6個月的過渡費,甚少有判決過渡費從強拆之日賠償至實際支付之日的。本案的判決,二審法院根據實際情況,尊重客觀事實,判決被告對于過渡費從強拆之日賠償至賠償金實際支付完畢之日。

                        該判決關于過渡費的判決方式,對于同類案件來說,具有典型意義。過渡費從強拆之日判決支付至實際賠償之日,能夠最大限度的彌補被征收人的損失,保障被征收人的合法權益。


                风口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