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fhprh"></form>

        <form id="fhprh"><form id="fhprh"><th id="fhprh"></th></form></form>

                最新資訊

                latest news

                您的當前的位置:首頁 > > 經典案例 > 正文

                【京潤勝訴】建設工程承包人能否向實際施工人追償
                來源:   作者:京潤律師事務所   發布時間:2021-01-22 14:56:32    次瀏覽
                基本案情 貴州B公司因某道路建設項目,經過招投標后中標,作為承包人與發包人A公司簽訂了建設工程施工合同,后B公司作為甲方,與作...
                 基本案情
                        貴州B公司因某道路建設項目,經過招投標后中標,作為承包人與發包人A公司簽訂了建設工程施工合同,后B公司作為甲方,與作為乙方的委托人張先生簽訂了《內部經濟指標責任書》,通過此種形式將部分工程轉包給委托人張先生進行施工。因發包人A公司及承包人B公司未按時支付工程款,承包人B公司被委托人張先生所屬的土石方施工人員起訴,經法院調解,承包人B公司及第三人同意支付土石方施工人員工程款、律師費,如果逾期支付還要支付利息,法院出具了調解書。后承包人B公司未按照調解書約定的時間履行義務,被法院強制執行劃扣了250多萬。

                        承包人B公司認為,其僅僅是收取管理費,而委托人張先生是涉案工程的實際施工人,且在與其公司簽訂的《內部經濟指標責任書》中約定了“該工程的所有債務關系由乙方承擔。甲方不承擔相關稅金及債務關系”“……不準拖欠農民工工資及其他債務……否則由此造成的經濟損失與法律責任由乙方承擔”等,所以其被法院劃扣的金額應當由委托人張先生來承擔。故以追償權糾紛為由向法院提起訴訟,要求法院判令張先生承擔其被法院劃扣的款項2542556.98元及利息,律師代理費77800元及保全費、保單費、訴訟費等。張先生委托本所代理,律所指派趙加亮律師、楊高州律師承辦。

                承辦律師:趙加亮、楊高州
                判決結果
                 
                        法院經過審理之后,認為張先生并非調解書確定的義務人,且B公司未能舉證證明其實際支付給張先生的工程款已經超過了應付的工程款,其向張先生追償,屬于舉證不足,其訴訟請求不能得到支持,其主張權利沒有事實依據。故而作出判決,駁回原告B公司的訴訟請求,本案訴訟費由B公司承擔。
                律師說法
                 
                        代理律師接受委托之后,根據事實與法律,分析之后認為:首先,涉案的《內部經濟指標責任書》無效,張先生并非B公司員工,該《內部經濟指標責任書》形成的實質上是一種轉包關系,系通過內部經濟指標責任書的形式規避法律的強制性規定,屬于無效的約定,B公司不能依據無效的約定向張先生追償;其次,B公司被法院劃扣的金額實際上是應當支付張先生的工程款中的一部分,其尚欠張先生工程款未結清,不能向張先生追償;此外,既然B公司與他人自行自愿達成了調解協議,就應當按照調解協議的約定履行,其未按照調解中的約定履行義務造成的損失,應當由其自行承擔。

                        本案一審判決,法院雖然沒有直接認定承包人B公司與張先生簽訂的《內部經濟指標責任書》是否有效,但采納了代理律師關于該調解協議是B公司自行自愿與他人達成的,以及B公司尚欠張先生工程款,其不能直接向張先生追償的觀點,從而完全駁回了B公司的訴訟請求。從另一個角度來說,法院僅僅是根據調解書的當事人去認定B公司可追償的主體,而沒有依據《經濟指標責任書》的約定去認定B公司對張先生享有追償權,實質上還是否定了《經濟指標責任書》的效力,認可了代理人關于《經濟指標責任書》無效的觀點。
                    


                风口行业